图片新闻

热门推荐

热门排行

您的位置:首页 > 机械信息

 

焦虑忐忑 中国电解铝产业面临生死抉择

 

文章发布时间:2015/2/9 12:54:21

 

 

反倾销纷争胜诉 花桥“小螺丝”扳倒“大象”群芳争艳 卫浴企业如何做到鹤立鸡群积累资料的方法螺纹钢和铁矿石价格仍将延续螺旋式下跌过程水闸金属结构安装工程 电动葫芦安装有何规定?

欧盟六价铬新规实施 或影响鞋类出口新申亚麻时尚即将亮相大连服博会建筑钢材出厂价格调整 下调幅度继续收缩橱柜五金趋向产业集群 将形成良性循环工程机械行业紧急驰援云南鲁甸地震灾区发改委详解棉价改革“悬疑”后视镜和轮毂 最易被盯上的几种豪车配件碳纤维产业发展现状:依靠应用端开启新版图集大成:创新的四位一体外墙外保温系统山东泰安检查蒸汽锅炉消除安全隐患重工行业“全能冠军”全力备战上海宝马展新疆一季度GDP增长11.2%传递出哪些信号?红豆周海江:"名牌的一半是文化"方圆集团又一批塔式起重机产品出口刚果广汽联手比亚迪打造新能源车鎴戜滑浜嗚В鍚楋細鍝簺椋庢按鏄撳鑷翠綘涓庢í璐㈡棤缂橈紵英国瓦楞纸包装凭借创新力前进国内纺织服装外贸出口多留心谨仿“老赖”创新超越 第三届郑州国际车展11月11日盛大启幕阀门行业在发展中出现的问题首部国家标准拟出台 木门窗将有规可循ICC瓷砖区波成:为客户提供一种生活方式年后二铵市场走势仍有不确定性明年钢价再创新高 2010钢铁年度回顾及2011展望纳米金刚石或将更好地造福人类健康

从“夺命快递”谈小宗化学品运输婴福乐因锁扣问题在美召回137万套儿童座椅重庆服装抱团进军电商纳米金刚石或将更好地造福人类健康

  中国电解铝产业全线告急!

  面对当前困境,很多企业“玩不转”了,正如一位企业老总坦言:电解铝正陷入发展的困局之中,焦虑忐忑,就像一根鱼刺卡在喉咙里,咽不下去,吐不出来……

  “我是不是该安静地走开,还是该勇敢留下来?”这不是一个爱情的命题,而是电解铝行业面临的生死抉择。

  产能过剩

  与国家调控的撞击

  中国铝工业起步于1954年。1983年,国家确立了在有色金属中“优先发展铝”的战略方针,从此,这个充满希望的“银色”金属步入崭新的发展阶段。1992年,全国电解铝产量首次突破100万吨大关。接着,中国跑步跨入世界电解铝工业生产大国序列,仅用10年时间,产量就从109万吨迅速发展到2001年的433万吨,跃居世界第一,并继续猛增。

  从那以后,国家宏观调控的“组合拳”从来没有住手。早在2007年,国家发改委为限制产能,就公布了《铝行业准入条件》,提高了铝行业的门槛;2011年4月20日,9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遏制电解铝行业产能过剩和重复建设引导产业健康发展的紧急通知》,在这期间,我们还源源不断地听到各地取消电解铝企业优惠政策的消息。

  如果说,在2007年前后,受国民经济快速发展以及投资回报率的刺激,中国电解铝行业在此期间不断扩张,我们还能理解。可是当前,严峻的行业基本面丝毫未影响到电解铝的投资热情,在电解铝行业整体亏损之际,投建热潮却逆势加速,电解铝行业还在大干快上,令人匪夷所思。在2011年中国电解铝新增产能340万吨的情况下,2012年在建和新建的开工项目产能巨大。一位业内专家预测,2012年中国电解铝将新增产能达270万吨,2012年中国电解铝产量将达到2195万吨。

  一批大型企业都在西部地区上马电解铝项目。截至2011年底,仅新疆一地在建拟建产能即高达1305万吨,而目前全国总产能约为2600万吨。

  我国电解铝产能已经连续11年居世界首位。2011年我国的电解铝产量较上年同比增长11.53%,约占全球总量的40%。产量如此,然而消费量呢?国内银根紧缩,房产、汽车消费没有亮点,尤其是房地产调控对铝业型材需求打压很大,更显示出国内铝产品消费不景气的格局。业内人士指出,实际上今年春天的铝需求旺季就没有启动,铝市场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由于国内房地产、高铁、汽车等行业发展趋缓和出口形势萎靡,下游铝加工企业订单减少、开工率下降。据报道,铝加工企业整体订单同比去年下降20%~30%左右,部分企业订单甚至同比下降50%左右,铝材加工企业整体开工率仅达80%左右。6~7月后铝消费将逐渐进入淡季,短期前景仍不乐观。所以,从总供给和总需求的角度分析,“产能过剩”没有得到根本的遏制。

  电解铝产能的过快增长,引发后续的资源保障问题也将凸显出来。我国电解铝的主要原料氧化铝的“伤疤”有可能重新开裂。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1年我国铝资源对外依存度达47%。以2011年我国氧化铝实际产量3408万吨计算,如果全部采用国内铝土矿为原料生产,现有探明可经济利用铝土矿储量的静态保障年限仅有9年,而中国企业在境外控制的铝土矿资源量绝大部分处于地质勘探阶段,尚不能实现保障资源安全需要。近两年,我国进口铝土矿大幅攀升,2011年,我国进口氧化铝土矿达到4485万吨,增幅超过50%。我国进口氧化铝土矿的国家主要是印尼、澳大利亚和印度,其中印尼的比重达到80%。印尼政府近日已签署监管法令,从2014年起禁止铝矿出口。这无疑将给中国的氧化铝生产企业带来重大影响,或将引来国际炒家的“狙击”,从而影响到整个铝产业链的安全。

  “勤俭持家”

  挡不住飙涨的电价

  2011年12月1日起,全国平均销售电价每千瓦时上调3分,对原本亏损过半的电解铝行业来说,无疑是“噩耗”。据业内人士测算,每生产一吨电解铝,平均消耗1.5万千瓦时电,上涨的3分,使电解铝成本每吨上涨450元左右,再加之辅助生产岗位的消耗,成品铝锭每吨上调500元,才能补平这个差额。

  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的统计,目前除青海和新疆外,其余地区电解铝厂实际用电价格每千瓦时都超过0.45元,吨铝成本达到16400元,高出产品销售价格。西北部分地区的电解铝企业电价每千瓦时0.45元,企业有点边际利润或微利外,河南、四川、云南、贵州、广西等地电价接近或超过每千瓦时0.6元,吨铝含税成本达到18400元。作为我国电解铝主产区的河南,2011年产能达到459万吨,实际产量392万吨,其用电价格每千瓦时0.64元,吨铝成本已达19000元,典型的亏损经营。

  电价上调的冲击,无论对于具有国际先进水平的电解生产系统,还是对于行将淘汰的落后系统来说,都是要命的。而市场却在短暂的上扬之后,又重回“无言的结局”。

  悬在电解铝行业头顶的“巨石”还不仅仅是电价。资料显示,国家实施稳健的货币金融政策,央行不断加息和上调准备金,企业资金成本加大,甚至出现资金流断裂之险;各地“电荒”严重,“保三农”、“保民生”高于一切,电解铝企业作为用电大户被“拉闸限电”的现象防不胜防……

  一家家电解铝企业在困境中苦撑着:缩减各项费用、管理层降薪、精细化操作、修旧利废、挖潜增效、技术改造等等,少林拳、太极拳、八卦掌,使出浑身解术,结果是杯水车薪,得到的只是亏损数额少了一点点。成本是高铁,铝价是牛车,攀升的成本让企业老总们“勤俭持家”的精打细算化为乌有,日子越过越紧巴。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这场斗法的结果,没有人能够预测出来。

  希望何在?

  也许正如地上的路

  电解铝行业的发展趋势是什么?是停下来等待“春暖花开”?还是继续“顶风冒雪”前行?怎么个走法?路在何方?

  眼下有五条路可走。

  第一条是走“西移”之路。由于近几年来优惠电价的取消和电价的不断上调,电解铝为寻求发展空间,开始向能源优势的地域转移。现能源已占到电解铝成本的47%以上。电解铝作为高耗能行业,现阶段能否赚钱关键在电。这也就不难说明,电解铝实际上赚的是电钱。电解铝的行业特性也就决定了谁拥有电力(能源)优势也才有竞争力。

  我国西部地区的内蒙古、宁夏、陕西、甘肃、青海、新疆等省份有着丰富的能源和电力,四川、重庆、贵州、云南等有着丰富的水电资源,有着适度发展电解铝的能源条件。据业内人士介绍,在西部投资电解铝的企业大都能获得较为可靠的煤炭资源,建有自备电厂。据测算,自备电厂每千瓦时的发电成本小于0.2元,这与内地的每千瓦时0.5元以上的价格相比,吨铝盈利空间较大。这其中尽管有过高的运输成本,但综合下来投资回报率是十分可观的。因此,西部省份成为次贷危机以来电解铝产能增长最快的区域。2011年西部地区产量已占到总产量的55%。电解铝产量前10位的地区,西部就占到6个。

  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统计,2009年以来,电解铝产能增量90%来自于西北部地区。2011年电解铝新增产能340万吨,主要集中在新疆和青海,在西部区域中,很少提及的新疆现正成为电解铝重中之重。2011年新疆地区新开工项目投资额达854亿元,主要集中于铝冶炼项目。目前,新疆地区已建成、在建或拟建产能超过1300万吨。面对西部电解铝产能的压力,中东部地区,特别是缺乏原料和能源支撑的电解铝企业唯有转型,快速退出市场是最佳选择。留给中东部电解铝企业的时日不多,切莫让产业“转而不移”的悲剧上演,这就要求国家和行业主管部门必须实行总量控制的原则:要“西移”,但不能太快、太多、太猛。在“西移”的同时,中部地区一些落后的产能必须淘汰掉,尽管会戳疼到地方政府的GDP和招商引资,伤及周边下游深加工的企业的利益,但从大局、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必须“壮士断腕”,否则,只会加剧行业的产能过剩。

  第二条路是走寻求政策支持之路。电解铝是高耗能行业,从另一方面来讲,又可称为“高载能行业”,国外对电解铝行业的政策是比较优惠的,原因是电解铝行业对整个电网的平衡峰谷起着相当大的作用,可以说电解铝行业起着“水库”的调节作用。我国部分省市曾经有过这样的做法,但因与我国限高耗能现实有冲突,被迫取消。现在看来,国家和地方政府需要给电解铝企业一些必要的优惠政策,这有待于进一步商榷平衡。

  第三条是走煤电铝一体化之路。由于电解铝对能源的依赖,电力成本占了电解铝生产成本的40%以上,因此拥有自备电厂的企业在成本上就占有很大的优势。有了电厂,还必须有煤矿或其他能源作为电厂的支撑。除煤电铝一体化外,还有铝电联营、直购电等路径。但是,无论煤电铝一体化还是直购电,都会涉及到不同行业、不同主管部门之间的利益平衡,走起来异常艰难,但并不是没有先例可循。

  第四条是走高附加值的产品之路。成本上涨,虽不可避免,但高科技和高附加值的产业链会赋予电解铝行业新的盈利空间,弥补成本上涨带来的亏损,提升企业的核心竞争力,所以,深加工、高附加值产品、尖端技术、顶级产品将成为行业进一步发展的必然选择。

  第五条是走自我强身健体之路。同行不同利,没有倒闭的行业,只有倒闭的企业。要采用中西医结合,确诊“病因”,下猛药,治顽疾。管理改革、优化流程、科技创新、降本增效、业务培训、质量攻关、安全生产……一个都不能少,锻炼出“抵御严冬”的健康体格。

  电解铝企业所处属地、主管部门不同,境况各有差异。有的底子厚,有的负担轻,有的耐风寒,所以向前走时,并不是只有上述几条路可以走,海外拓展矿业资源和能源、境外投资建厂、技术输出创汇等等都可以尝试,这些探索足以证明一句话: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相关链接:

  电价上调时刻表

  2004年1月1日,经国务院批准,发改委下发通知,将全国省级及以上电网统一调度的燃煤机组上网电价统一提高0.7分/千瓦时。

  2005年5月1日,煤电价格首次联动正式实施,全国销售电价平均提高2.52分/千瓦时。

  2006年6月30日,第二轮煤电联动,上网电价平均上调1.174分/千瓦时,销售电价平均提高2.5分/千瓦时。

  2007年,因灾害原因第三次煤电联动被搁置,同时考虑到通胀压力较大,电价并未整体上调。

  2007年7月1日,发改委发布通知,将山西省、内蒙古自治区内新投产电厂送京津唐电网上网电价分别调整为0.298元/千瓦时和0.297元/千瓦时(不含脱硫加价)。

  2007年10月1日,国家发改委通知要求,上调东北电网内部分电厂的上网和输电价格,以维持电力企业正常运营。

  2008年7月1日,全国平均销售电价上调2.5分/千瓦时。

  2008年8月20日,将全国火力发电企业上网电价平均提高2分/千瓦时,电网经营企业对电力用户的销售电价不做调整。除西藏、新疆自治区不做调整外,各地火力发电企业上网电价调整幅度在1分/千瓦时至2.5分/千瓦时之间。

  2009年11月20日,全国非居民销售电价平均提高人民币2.8分/千瓦时,暂不调整居民电价。

  2011年4月10日,上调部分亏损严重火电企业上网电价,调价幅度视亏损程度不等。全国有11个省份的上网电价上调在1分/千瓦时以上,暂不调居民电价。

  2011年6月1日,15个上调销售电价的省市销售电价平均上调1.67分/千瓦时,上网电价平均上调2分/千瓦时左右。

  煤电铝一体化的现实模式

  3月7日,参加全国两会的贵州代表团举行团组开放日活动,省委副书记、省长赵克志在答记者问中,将构建特色产业体系定位为贵州贯彻国发2号文件、实现后发赶超的一项重要战略任务,而主要手段就是抓好“四个着力”,其中首要的着力点,就是大力发展资源精深加工,推进煤电磷、煤电铝、煤电钢、煤电化一体化发展。

  与中央、省委这一主战略形成清晰印证的是,央企中铝公司“十一五”以来通过对遵铝基地的持续投入,倾力打造煤—电—铝—铝加工产业链,成为贵州煤电铝一体化发展的现实范式:80万吨氧化铝和40万吨电解铝成为煤电铝体系的产能中坚,矿业公司和70万千瓦热电联产动力车间项目肩负起资源和能源确保任务,而8家铝业深加工企业的签约建设,将支撑资源的终极产品就地转化率达到80%以上。

  对于铝业经济来说,一条完整的产业链到底能整合出多大的效能?

  用业内专业研究人士的话说,叫“效能倍增”:1吨铝土矿,仅仅开采出来的综合效益为400元,转化为氧化铝粉,综合效益为2000元,生产成电解铝锭,综合效益为4000元,再延伸转化为铝精深加工产品,综合效益将升值至10000元。

  正是真正体验到了一体化经济对于企业的整合效应,从去年开始,中铝遵义基地对于产业链条上下游产业的延伸建构走上快车道:成立独立的矿业公司,构筑尽可能稳固的资源平台,通过独资、参股、合作等方式,参与铝土矿和煤矿资源的勘探、开采和利用;70万千瓦热电联产动力车间项目已经启动,以求解决能源电力短板;与一墙之隔的遵义和平工业园区进行合作,组建铝加工园区,通过资源招商引进铝精深加工企业,延伸产业链条,使资源就地转化,目前已经有8家相关企业进驻建设,转化铝达到80%以上。

  资源和能源条件是实施煤电铝一体化的前提和基础,是支撑煤电铝一体化的基本要素,缺一不可,否则就不可能实现跨行业的耦合共生。所以出路就是转变铝工业发展方式,推进产业结构调整,走“煤电铝一体化”循环经济道路。

  虽然从根本上解决资源能源问题并非企业自身的能力所及,但中铝遵义基地一直积极主动采取措施,推动相关工作获得进展。通过独资建设和股权合作等方式,积极获取煤炭和铝土矿资源保障,积极争取务正道铝土矿资源区的整装勘察,与省地矿局、省有色地勘局开展战略合作,努力从单一矿床勘察向资源共同开发转化,推进企业可持续发展。

  去年4月,贵州省批复同意中铝遵义铝业公司建设两台35万千瓦热电联产机组的报告,在距公司5公里的罗家坝,热电联产动力车间就将布局在这里,总投资30亿元,匹配40万吨电解铝用电需求。该项目对于企业解决能源问题的基础性作用不言而喻。

  与积极推动解决能源瓶颈一样,中铝遵义基地对于铝土矿、煤炭等资源需求的整合也在同步推进。组建中铝遵义矿业公司,全力参与煤矿资源的开发和利用,为70万千瓦热电联产机组提供煤炭保障。目前,该公司与贵州渝能矿业公司已经开展股权合作,获得了该公司煤炭总量不低于76%以上的优先购买权。贵州渝能公司在黔北拥有3.3亿吨煤炭资源采矿权,在建煤矿产能400万吨规模。

  按照这样的进展,一个以中铝遵义基地为核心,煤电铝一体化经营,上下游完整的铝产业体系和企业集群,年内就将出现在黔北大地上。

目前在煤炭行业利润下滑、亏损面扩大的背景下,煤炭采选业的投资依旧增长,而且相比较国有资本,民间资本对煤炭业表现出更高的热情。中国煤炭工业协会日前发布的煤炭经济运行数据显示,一季度煤炭采选业完成固定资产投资502亿元,同比增长6.2%,其中民间投资增长明显,完成投资308亿元,同比增长22.4%。煤炭业目前已是哀鸿遍野,民间资本反而热情高涨,对民间资本而言,煤炭业还是否具有吸引力?几位业内分析人士向

【机电在线讯】在我国基础建设快速发展的支持下,矿山机械行业也逐渐茁壮起来。对于破碎机行业生产环保节能的号召响应,高技术的复合式破碎机必然成为未来矿山机械行业发展的一大趋势。我国的矿山机械行业比目皆是,破碎机的生产规格也从原始的单一型发展到现在的各种多样规格与型号。上海夏洲重工生产的复合式破碎机降耗减排,成为了行业内的佼佼者。它不仅破碎功能齐全,集粗破、细破为一体;可任意调节出料,粒度均匀,不受板锤

 

 

本文链接地址 http://www.trade-114.cn/dst-news/show-92021745288507.html 本文原创,请珍惜劳动成果,转载请注明出处